返回

从我的团长开始抗日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2章 烦啦小太爷来了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本书这本书在app上更新更快,无广告,美女声音伴你读书,下载本站小说app。
点击下载
        晚上9点多钟!

    摸黑抬着猪走了近3公里山路,好不容易才到收容站的封云天,前脚刚踏进门,迷龙就扯着大嗓门拱到了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封云天,我说你做人咋这么磕碜呢?你和我赌的那是啥玩意儿,故意挖个坑让我往里面跳?信不信我整死你。”

    迷龙今儿一整天都过得不得劲,越想心里越难受,一直等在大院子里。

    “叫啥呢,呜呜嚷嚷的。”

    “跟叫丧似的,赶紧把路起开。”

    封云天都还没说话,被堵在后面的不辣和要麻先骂了起来,阿龙更是跃过封云天一把推开了迷龙。

    瞪着昏暗中发亮的大眼,摆明了只要尼龙再有动作,就会和他干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扯犊子玩意,别以为人多就能翻天,老子我可不是吓大的,把我热毛了我特么……”

    迷龙骂到一半突然停了,直勾勾的看着门外眼睛里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真的打到了?这不可能,这怎么可能。”

    迷龙的视线在不辣和豆饼用木棒抬进来的野猪,以及嘴角带着得以微笑的封云天之间徘徊,说话都变得不利索了。

    “你输了,认赌,就得服输,当然,你要是反悔我也没意见,就当你这个东北老爷们是怂蛋。”

    封云天话音刚落,迷龙就不干了,大吼道:“谁反悔,你说谁怂蛋呢,那赌局你都没说你输了给我什么,怎么能当数?”

    “那我输了吗?”封云天反问。

    “额,好像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就完了,我赢了,有没有说赌什么筹码没关系,问题是现在你已经输了,认输就得还给我手表,不还,那就是怂蛋,扯犊子的老爷们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迷龙被绕进去了,感觉封云天这话说的完全没有错,半天不知道怎么反驳。

    只能耿着脖子说道:“让我认输也行,这野猪,必须给我一腿,就当是补偿,行不行给句话。”

    就连迷龙自己也没发觉,这话已经是在给自己找台阶下。

    “行,给你一腿,你去弄刀来,顺便把手表给我一起拿来。”

    封云天毫不犹豫,一口答应了下来,迷龙心里也不再那么堵,转身大步走向了他的小卖部。

    “我们那么辛苦才搞来的,凭啥子给他一腿,大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给一腿肉吗?”

    封云天笑的很怪,神秘中带着三分贱。

    要麻虽然不知道这话什么意思,但是他知道以封云天比他们聪明几倍的脑袋,肯定不会做亏本生意,也就不在继续说话。

    很快,迷龙拿着一把熟铁大刀出来,直奔野猪的后腿肉,准备砍出一大块来。

    “不劳您费心,我来就行。”

    封云天阻止了迷龙的动作,并把手伸在了他面前,这意思非常的明显,那就是先把手表拿来。

    “行,刚好老子也省事。”

    死要面子不认输是迷龙的脾性,做事爽快是他东北人的性格,倒也没有墨迹直接把手表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封云天小心的把手表戴上,拿起刀对着前猪腿的上关节,咔咔就是一顿砍。

    “给,你要的一腿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玩意?”

    迷龙看着眼前的真“一腿”,光秃秃的没带一点身子肉,整个人都懵逼了,眉毛都气得立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要一腿,这不是一腿吗?没错啊,你也没要求是要一腿肉啊。”封云天很认真的解释。

    一腿肉在民间的说法中,属于一头猪分成4部分的其中一部分,并不是只有一个猪腿的肉。

    封云天鸡贼的玩了个文字游戏,故意把一腿肉只说一腿,把迷龙套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你你你……”

    封云天说的完全没错,一腿也是自己先提出来的,迷龙完全找不到反击的理由,指着封云天你了半天,啥也没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不辣等人看到封云天这骚操作,全都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,不得不在佩服封云天的手段之高。

    “走啊,还等什么,抬到我屋里去。”

    封云天一声吆喝之下,不辣和豆饼麻溜的抬起少了一个腿的野猪,三步当做两步跑进了封云天的房间。

    只留下再次中了套的迷龙,一个人在夜晚中凌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!

    要麻、豆饼、不辣和迷龙四人,一大早就起来开始干活,围着野猪一顿忙活,肉该熏的熏,骨头该煮的煮。

    好生热闹!

    大院里其它的溃兵们,被动静吵起来本来还很不爽,想出门骂一顿消气,结果刚踏出门,就再也回不去屋里面了。

    全都吞着口水围上去,眼巴巴的看着地上的野猪,恨不得冲上去咬一口。

    这其中就有李连胜!

    这家伙有一把一尺来长的大砍刀,托了这把大砍刀的福,封云天让他加入了分猪的队伍。

    这个是没法,家伙什不够用。

    至于最后能不能吃饭肉,就得看李连胜干活卖不卖力。

    如果还像之前那样浑浑噩噩,像丢了魂一样的活着坐享其成,封云天不介意再让他饿着肚子好好醒醒。

    等大家按部就班的开始工作,封云天和阿译一起前往了城西。

    只有肉也没办法过生活,盐巴和酱油之类的东西,可以找贪财的迷龙换,其它东西就必须外出了。

    拿一些猪生上的边角杂碎,去西门市场换点白菜萝卜什么的回来。

    而阿译愿意跟着封云天干活,原因就在于看到了这两天里,封云天通过手段和头脑完成了各种神操作。

    尤其是三番两次耍爱打人的迷龙,让吃过迷龙大苦头的阿译心里很舒爽,连着就开始佩服上了封云天。

    能跟着让自己服气的人干活,等下还有猪肉吃,阿译哪里会不愿意。

    临近中午时分。

    封云天和阿译顺利换到半袋萝卜,可以用来炖猪骨头吃,还有一些白菜、茴香之类的配菜准备返回。

    在回来进入军事区的路上,封云天收获了一份意外之喜。

    遇到了一个走路一瘸一拐,似乎赶了很久的路,长期营养不良而面黄肌瘦,脸色刷白的病态溃兵。

    这家伙虽然病殃殃的,看上去随时会倒下去,但性格倒是挺乐观的。

    尤其在自我介绍的时候,甚至还小皮了一手,不顾走路都走不稳的腿,捏着娘炮的京剧手,憋着小唱腔道:

    “我的大名孟烦了,字颠三,号倒四,江湖上人称烦啦小太爷,一切顺序全都颠三再倒四……”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